主页 > 平台动态 >

心理叙事“本土”形式的人性探索

发布时间:2019-03-27 10:18 编辑: 灰狼

心理叙事是20世纪90年代中国电影的一种“作者表达”。它是由与时间和空间分离的人写的,注重“原生态”和人物心理的个体考虑,以探索其普遍意义。心理现象。本文所讨论的心理叙事是指电影作者通过属于情感,欲望,认知,推理或决定的某种人的心理来认识人性。这是作者通过电影的艺术风格。探索人的“自我”的一种方式是电影作家关注人类生存状态和人性的具体表现。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电影的心理叙事中,对人物心理的描述包括着迷,恐惧,仇恨,失明和窥探等丰富形式。本文将以电影《大鸿米店》,《二嫫》,《邮差》等影片为例,讨论20世纪90年代中国电影中三种心理叙事形式所引起的扭曲和激情。盲目和色情的窥淫癖,人物的独特心态使得“原始”人类在上述电影文本中具有丰富的镜像。镜像是关于人性的作者,他说的是“自我”这个词。

首先,抑制纪律的扭曲

在20世纪90年代,有许多人听取了自我激励并坚持某些职位,但在面对历史,种族或性别秩序的禁令时,以不可阻挡的方式向个人带来了厄运,例如五条龙在《大鸿米店》中,角色的命运受到导演“笔”下的历史限制,角色心理的某些方面在这些电影中被公开。作者以夸张的方式表达了对武隆的仇恨。电影中的演变被放大了。人物没有改变,但在压迫性的训练下却被扭曲了。由黄建中执导的电影《大鸿米店》是中国电影之一。成功的心理写作主要集中在仇恨引发的“性邪”主题上,描述了善恶之间扭曲的五龙的心理渐进过程。

1,非二进制逻辑结构

中国电影习惯采用双重对立的意义结构,即好/坏,美/丑,文明/原创,先进/落后等对立经常以电影的形式出现在电影中。这种结构具有强烈的对比,因此作者的意图可以清晰地传达给观众,意义的传递和接受过程通常不会产生歧义或意义替代。《大鸿米店》采用典型的非二进制逻辑结构,1不采用二进制反向意义单元。但人性的极端选择是好的还是坏的,虽然这种结构很容易带来意义传递的不稳定性,虽然这部电影引起了诸如“丑陋的欣赏”之类的片面质疑,但在心理叙事和人性方面。写作已成为一个非常典型和成功的例子。如果不按道德标准客观地判断,善恶各自代表理性和非理性,克制或征服“自然”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武隆后者被证明,即屈服于“自然”并允许非理性发展的过程和结果。2.邪恶的进化

武隆的邪恶源于非理性的仇恨。社会心理学家勒庞说,如果“仇恨有理性的起源,那么他们就不会如此执着,但一旦仇恨产生于情感或神秘主义,那么人们就不可能忘记而不能原谅......他们都表现出同样的东西2,由于非理性情感因素的起源,武隆的仇恨既持久而又突出,武隆仇恨所带来的邪恶和暴力行为的发展,揭示了电影的逐渐演变过程。

武隆与来自农村的蝗虫难民混在一起,以逃避饥荒。他在桥洞下面看到一个腐烂的难民尸体。饥饿是一种非常具体的死亡威胁。与传统电影的刻板印象不同,没有饥饿感。恐惧的诞生,但生存的恐惧已成为仇恨的源头。对“城市人”的仇恨刺激了五条龙的欲望。武隆并没有失去农民的良好品格,他诚实守信,在饭店里努力工作。有一种农民对大米的自然渴望,但他在一系列外部“邪恶”的考验下屈服于他的“自然”。邪恶已经成为他典型的人类特征。踩到城市的土地上,饥饿面对面,他迫切希望他的狗粮可以饿,但却被陆柳叶殴打阿宝所虐待。为了生存,他屈服了,但他的内心充满了仇恨。饥饿使大米成为他生存的动力,他随之而来。 “Mi-flavour”在Feng的Dahongmi商店门口守卫着,被精明的冯波接管。武隆人在米店工作,不仅没钱,睡在米仓里,还被老板的女儿缙云所忽视。对冯波和缙云的仇恨也埋藏在武隆的心脏地带,并将在未来完全释放而不失去机会。

心理叙事“本土”形式的人性探索

在满足了饥饿的基本生存需求之后,性已经成为对五条龙的更高的渴望,但在五条龙的性欲中,更多的是仇恨和权力欲望。武隆对缙云的性欲包括仇恨和复仇,在他自己的力量不断强大之后,他不断地骚扰云层并最终接管云层。缙云的枷锁并不是对性的渴望,而是对仇恨邪恶的表现和扩大。在邪恶的非理性的驱使下,它不满足自己,而是进一步放纵对权力的渴望。

在饥饿和缺乏性欲和满足感之后,武隆对权力的渴望逐渐从模糊变为清晰。在饥饿解决之后,武隆首先意识到他应该保护自己的力量。他亲自问冯波和金芸。当之无愧的工资,买了带工资的皮鞋,这是对冯波和金韵的第一次报复,因为他们没有穿鞋就诋毁了这个“狗日杂交”。如果你购买鞋子进行报复凭借Ah风格的虚幻性质,对Abao的报复实际上产生了恶果。武隆给吕柳叶写了一封关于智云和阿宝事情的信,导致阿宝被杀。 Abao的生殖器被削减,并作为结婚礼物送给武隆。武隆获得了第六位主的奖励。这种胜利在某种意义上促成了武隆的权力转向。在武隆看来,柳叶有权威。由于力的绝对优势,枪比仪表重,枪是获得动力的工具。获得枪后,武隆用枪瞄准冯老板吓中风,用炸弹轰炸了刘柳叶,并用枪抓住了米饭。最后,他杀死了疯狂的云,他用枪疯狂地报复他。说服他说枪支暴力是通往启蒙或保持权力的唯一途径。影片中最尴尬的情节是,武隆将能够咀嚼生米的原始牙齿,并将所有牙齿移除并用金牙代替。武隆本人解释了这种行为的动机。:“我曾经很穷,没有人把我视为一个人。”看,现在我正用这些金牙与他们交谈。我是你所在城市的一个人,对待我个人。“这一集可以被认为是仇恨发展不合理的结果,而武隆对”自然“的屈服最终变成了不自然。这也是电影的解体善与恶的二元对立。武隆的“视我为个人”是对尊重的要求,但他交换了暴力的逻辑。仇恨和死亡,世界最终被非理性所支配。五龙仇恨的非理性发展作者批评,作者对人性中邪恶的发展和特征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展示。

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,武隆的作者向观众展示了由仇恨引起的邪恶的逐步演变。根据电影中的解释,武隆采取报复和暴力的动机是仇恨,就像电影的武隆对一样,新难民(另外五条龙)说:“我曾经比你嫉妒。我今天依靠什么?我依靠仇恨。“因此,邪恶的行为动机被独特地解释,邪恶不是“自发的力量”。它不是天生具有天生特征的东西。仇恨是邪恶的根源,非理性可以促进邪恶的发展和延续,甚至造成人类的恶性循环。这是作者对人类邪恶的正面解释。虽然它应该被批评为“弱者的意识形态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“仇恨致恶”是难以接受的,因为人们在中国被视为先天性人性,这是影片被批评的主要原因。事实上,不是那些不能被接受的人。事实上,我们不能向邪恶发展,而是由农民所生的五条龙继续向邪恶发展。虽然进入城市后的武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,但生活在农民中的五条龙根深深扎根于城市。讨厌,他甚至诅咒:“这个城里的人都是他妈的坏胃!脏水!臭水!”他改变了他的金牙,城里人们亲自看着他。可以看出仇恨中隐藏了多少。自卑的自卑和尴尬,对弱者仇恨的巨大怨恨和作用,以及仇恨所产生的邪恶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作者在人性中开辟了更多常见的邪恶。电影中的邪恶不仅仅是为了农民。武隆独有,几乎无处不在电影的其他角色。